幸福宝IOS

宋冬春一脸轻蔑:“准备?准备什么?换身干净的衣服,摆一副笑脸,继续在父亲面前惺惺作态,假装慈儿孝女,都习以为常了,还需要准备什么?”

她接着脸色一冽:“不过,你如今都已经成年,为何爹爹始终不肯将月华剑术传授于你,他也就你一个儿子而已,将来你早晚是这月华山庄的主人。”宋冬春言语中有些愤愤。

宋秋叶微微苦笑:“或许在他心里我还不算合格吧。”

高蓝在一旁竖耳朵听着:这俩姐弟也挺不容易的,被这样一个虚伪的爹爹蒙在鼓里,唉,得知真相的时候应该会很伤心吧。

第二日。

月华山庄红红火火,热热闹闹,一片鼎沸之象。

来贺寿的宾客也都络绎不绝。

难得一见的宋少慈终于露了面。

高蓝也终于得空,抽身去找白轻盈。

白轻盈一副故弄玄虚,绕着耳边垂发:“小蓝蓝,今天可有好戏瞧了。”

高蓝一脸茫然:“什么情况?你们都准备好了吗?”

白轻盈见她憋闷的很,就在她耳边低语半会。

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

“啊!这……”高蓝惊讶万分看着他。

宋少慈一副笑意融融站在台上,身后立着宋秋叶和宋冬春。

“今日,多谢各位宾客远道而来我月华山庄,为吴老爷子祝寿,我宋少慈,举杯敬大家。”说完一饮而尽。

白轻盈和高蓝在躲在一旁悄悄看着:

“这月华山庄地位果然非同凡响,做个寿,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来了大半。”

高蓝看着:“三大高手,都来了,薛凌龙,桃无极,哎?慕容咻没见到……”

白轻盈挑眉道:“他才不会屈身前来,顶多送份贺礼表示一下,要保持好自己龙头老大的身份。”

高蓝会意:“怪不得,原来如此。”

吴老太爷年事已高,被人搀扶着蹒跚出来,坐在太师椅上,一脸笑容:“我们吴家的月华山庄能有如今的地位,多亏得了少慈这个好女婿啊,唉,大家都知道我女儿自从生了秋叶,就得了疯癫之症,痴痴傻傻。少慈也始终不离不弃,不肯续弦,唉,我吴家有愧于他啊。”吴老太爷说完,有些泪眼婆娑,宋少慈连忙向前安慰。

“宋大侠绝对是我等楷模典范!”

“君子剑果然是对得起这个称号的。”

下面一片恭维之声。

白轻盈道:“现在是时候了,”说完就拉高蓝离开。

不多时,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今日这么热闹的场面怎么可以不让我出现呢!”

那传出的声音,让宋少慈心中突然涌上一阵寒颤,后背发凉。

他转身望去,那个人……

正是他的夫人吴尚云,他愣怔,半晌立马反应过来,浮上一抹笑意:“夫人,你怎么出来了?这场合你不适合出来,来人呐,快扶夫人回去。”

说话间,几个下人立马就准备将夫人搀走。

白轻盈挺身而出:“艾,我说宋掌门,今日这盛况,夫人出来给自己的亲爹祝寿是有何不妥呢?”

宋少慈目光一沉:“你是谁?”

“在下,赵九,是新来的弟子。碰巧见到夫人一个人独自在后院枯坐,就带她一起来凑个热闹。”

宋少慈道:“奥,原来是新来的,那不怨你不知,夫人她有病——”

“宋少慈,我有没有病,你不清楚吗!”吴尚云直愣愣的看着他。

吴老爷子一怔:“云儿……你这是,好了?”

吴尚云一下子扑过去,哭丧:“爹,女儿根本就没有疯,是宋少慈,他一直给我服用疯癫的汤药,这么多年,女儿一直半死不活的。”

吴老爷子一听,诧异不已。

宋冬春也连忙跑来,有些不敢相信:“娘?你没事?爹爹怎么会如此?”

宋少慈见下面一片哗然,连忙正色道:“冬春,你不记得你娘连落在地上的饭都抢着吃吗?那可是你亲眼看到的,如今,她说什么你能信?”

宋冬春一时不知该信谁的话。

吴尚云见没有人相信自己,满脸的彷徨无助,加上身体虚弱不堪,已经很难言说的明白。

白轻盈见状心道:不好!

正准备向前帮她解围,那宋少慈见状,掏出旁边的剑直直对着他刺去,只见霎时,那剑被旁边一人迅猛一剑挡换了方向。

原来是宋秋叶,他低声道:“爹爹,此番状况,不宜动武。”

白轻盈躲过了一剑,哪里会甘心,破口道:“宋少慈,君子剑?趁人不备这是你的作风?还是你狗急跳墙?”

“你……来人,将这胡言乱语的小子拉下去。”宋少慈青筋暴突,愤声道。

高蓝见状,从旁边冲到白轻盈身边,转头向吴老太爷:“吴老太爷,你自己瞧瞧自己的女儿,现在是像疯癫的人吗?宋冬春,你看看自己的母亲,哪里有之前荒诞的样子?她是正常的啊!只是这么多年被你那个虚伪狠心的爹爹折磨的不成人样而已。”

“蓝二!你们…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宋冬春有些恍惚,不知她何用意。

高蓝一脸恳切:“冬春师傅,你信我,我非害你之人,是来帮你的啊。”

白轻盈厉声对着宋少慈道:“这位披着好人皮的仁义大侠,其实就是一个斯文败类,虚假的伪君子,当年他明明已有家室,却装成孤儿,求得月华山庄收留,其实他真正的名字叫王冠一!”

这三个字一出,宋少慈瞬间浑身颤抖,怒目圆睁:“你胡说!”

宋冬春怒吼:“爹爹,他说的可都是真的?”

吴老爷子瞬间浑身发抖,不知所措。

白轻盈挑眉道:“不信,你们可以去镇上王家查验一番。”

正说着,外面走来几人搀着的老太太,身后还跟着几个妇孺,接踵而至。

当中的老太太不合时宜的嬉笑道:“冠一啊,听说今日你要举办什么宴会,为何不请我们来参加啊?”

台上的宋少慈简直不敢相信……

白轻盈继续挑衅道:“那就是你的亲娘和妻妾吧。”

如此这般,在座的有抱胸看热闹的,有不知所谓的,叽叽喳喳……

宋少慈额上青筋再次暴突,怒目看着高蓝和白轻盈,咬牙切齿:“你们!”

说完就拔剑对着白轻盈刺去,白轻盈见状,推开高蓝,利索闪躲。

他手中没有剑,自是很快落得下风。

那宋少慈的月华剑果然不是盖的,剑速迅猛,每招都直逼白轻盈要害,好在他身型矫健,闪躲及时。

那宋少慈见状,使出了月华剑第七式,白轻盈招架不住,胳膊被划一刀,鲜血瞬间流出。

高蓝心头一颤,目光阴冷,趁机夺了侍卫的佩剑,一剑在手,刷刷耍了几个帅气的招式:“宋掌门,就让我这个刚入门的弟子来领教一下你的月华伪君子剑吧!”

“胆敢伤我小白!看招!”说完,恶狠狠的冲宋少慈挥剑刺去。

Categories 未分类

Post Author: admin